古交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竞

每个人都是孩子每个人都会老去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3:40:52

眼前这个躺在床上,瘦骨嶙峋、面色晦暗的老人,是我78岁的婆婆。她3年前被查出肝腹水,每隔数月就要住一次医院去排腹水,去年又被查出乳腺癌早期,手术后身体越来越虚弱,今年春节前从医院回到家里,已经几乎不能下床了。

每个人都是孩子每个人都会老去

婆婆的文化程度不高,却十分贤良,照顾家人儿女对她而言是天经地义的事。记得她曾念叨过:自小就是孤儿,幼年父母双亡,被寄养在舅父家长大,根本不记得父母的模样。也许是早年的寄人篱下,她养成了勤劳温顺服从的性格,无论对家人亲戚、还是同事邻居都非常和善。当年在街道企业上班的时候她年年是“先进工作者”, 每天下班后就是洗衣做饭带孩子,家里家外永远都是她在忙,她有做不完的活,只要能自己干的事从不叫人帮忙。在棚户区居住了几十年,家境虽然不富裕,可是她从未高声说过一句话,一辈子没有抱怨过谁,更没有说过别人的家长里短,是是非非。

还记得前年的除夕夜,全家人都回去一起吃饭,她系着围裙忙来忙去地拾掇饭菜,又招呼着晚辈们吃喝,当看到央视的新闻联播里国家领导人慰问群众的画面时,她不禁自言自语地说:“哎呦,看看现在的朝廷,对咱老百姓真是好啊”。当时听到“朝廷”这俩字,我们笑得前仰后合,她不知道我们笑什么,只是看到大家在笑,她就跟着一起笑,而且笑得特别开心。

我的孩子是由婆婆带大的。20年前,婆婆家还住在棚户区,我住在她隔壁的二楼上坐月子。她每天除了照顾家人的生活起居外,还要把6顿饭给我端上端下,之外就是做饭、给孩子洗尿布衣物,甚至给我洗衣服。当时也许是产后抑郁吧,我经常闷闷不乐,想着心事就会哭起来。婆婆总是一边做家务一边安慰我:“是不是又想家人来看你了?想要啥就说,坐月子不兴哭呢,对眼睛不好。”满月后,我回到10多公里外自己的家,婆婆就像全职保姆一样,每周一的早上7点准时带着给我们的早饭进门,然后在这里住一周,天天给我们备好早饭晚饭,待到周五下午我下班后,她再收拾衣物坐车回自己家。这样状态一直持续了3年,从未间断,直到孩子上了幼儿园。

说实话,天下的辛苦,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。也正是我独自带孩子后才体会到,婆婆偌大的年纪一个人带孩子是多么辛苦和不容易。不知道她都是怎么做到的:一边抱着孩子,一边买菜做饭,而且在我们下班回来之前把孩子的衣服都洗干净了。那些年,我也只是每到换季和过年时给她买件衣服,其他的也就无所表示了。岁月无情,转瞬间婆婆带大的孩子已经20岁,可是她,已经行动不便,以床为伴了。

与病魔纠缠了3年多,她也似乎习惯了身体的病痛,当子女们照顾她的时候,她总是说:“你们都上班那么忙,我要拖累你们到啥时候啊”,言语中带着些许不安和歉意。

那天,在接到要去值夜班照顾婆婆的消息后,我突然惶恐起来。她生病的时候我去过医院,也看到过病床上的她,可是真的要去床前侍候……这毕竟不是我的亲妈,我从没接触过她的身体……纠结再三,拿定主意下班就去吧。

一进门,看到沙发上她的背影,我心里还是震了一下,第一次侍候一个老人,但她不是我的亲妈。

每个人都是孩子每个人都会老去

来到面前,她看到是我,虚弱地说:“你咋来了?你吃饭吧”。之后她说胸闷难受,想呕吐却吐不出来,干呕着,我本能地伸手轻拍她的后背,却并没有违和感。这是20多年来,我第一次与她如此近距离接触。

每个人都是孩子每个人都会老去

缓和下来后,她指着手上贴的胶布说:“这是前天摔倒时划烂的,腿没劲儿,走路就摔跤。”我看着点点头,无言以对。

我问要不要扶着在屋里走走,她说不要,还是上床去躺着。扶着她挪到床边,帮她脱鞋脱衣服,又问要不要热水洗洗脚,她说不要,没精神要睡觉。

然后交代我给奶瓶里续上热水,放在床头柜上,又告诉我可睡在沙发上,被子放在哪里,夜里她需要时可能会叫我……人虽在病中,但那周到细致一如往昔。当我一一应承下来后,她便睡着了。

那夜,屋里暖气很热,我开着窗户和衣躺在沙发上,还是燥热难耐,基本上每隔两个多小时被叫一次,主要是帮她小解,每次约十分钟,一夜三次,中间很难入睡,于是便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。

这个不是我亲妈的老人,也许不久于人世了。她辛苦操劳了一辈子,在居住了几十年的棚户区后,5年前终于住上了高楼,可以足不出户就晒到太阳了,家里经济条件也好多了,眼见未来是一片光明,终于可以停下来歇歇,该享受幸福了,可是却被病痛折磨得享受不了几天好日子了……

不知道她这一生是否觉得幸福,还有没有遗憾,我不敢问。 不是总说“好人有好报”吗?只能在心里叩问上天。

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曾是孩子,也都会老去,只希望离开的时候,能少些遗憾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vager

印度神油那里买

印度神油是什么油

相关推荐